迷你世界切换平台下载

何以為家觀后感600字范文(二篇)

更新:2019-05-29 14:17:09 來源:思而學教育網 www.9248183.com

【篇一】

《何以為家》終于來了,該片在國內上映之前,很多觀眾應該已經看過這部原來被翻譯為《迦百農》的電影。當時的觀影范圍僅限于有意愿到網絡上尋找資源觀看的觀眾,主要是對該片抱有好感的人群,那時的高分并不是完全客觀的。
現在《何以為家》經歷過院線公映的洗禮,豆瓣評分依然堅挺在8.9分。可以說,在大量涌入持有各種態度觀影者之后,《何以為家》的口碑經受住了考驗。高分佳片的頭銜實至名歸。

blob.png

很多觀點認為,《何以為家》的高評分不是高娛樂性的功勞,這些觀點認為,這部電影并不具備娛樂性,甚至不該存在娛樂性,把這樣的悲慘故事作為娛樂是罪惡的。
不知從何時“娛樂”這個詞成了“花邊新聞、名人緋聞、明星生活周邊和八卦”這些元素的代名詞。就如同麻將牌成了“賭博”的代名詞。
我們可以看到,現今有許多人將學習作為一種娛樂,享受充實自身知識和見解的快樂。也有人以欣賞交響樂為娛樂,體驗情感隨音樂跌宕起伏的快樂。學習知識和欣賞藝術又有什么罪過。我要說的是《何以為家》不光是一部具有很強娛樂性的影片,同時有力的證明了娛樂是無罪的。
電影用一場庭審當作引子,從一位12歲的少年犯狀告親生父母講起。少年贊恩因持刀傷人被捕,如今他控告自己的父母毫無節制的生育后代卻無力撫養,他們不負責任的繁殖造成妹妹不幸死亡,導致贊恩為妹妹報仇而持刀行兇。贊恩請求法官禁止他的父母再生育更多的孩子。
最為刺激感官的場面本應該是贊恩得知妹妹的死訊,手握尖刀,找害死妹妹的人渣尋仇的那一段。這組畫面卻只持續了幾分鐘,鏡頭如同贊恩被仇恨沖昏的頭腦一樣眩暈模糊。可見創作者并不想花太多力氣詳細描述犯罪過程。畢竟觀眾不希望在電影院觀看一條聳人聽聞的新聞報道。作者把鏡頭指向了事件的背后,一個12歲的男孩,用自己單薄的肩膀扛起全家生活的重擔,這樣了不起的一個孩子,為何走上犯罪的道路。在孩子的視野中,犯罪的是不負責任的父母,但是在作者的講述中,控訴的矛頭直指“貧窮”。這樣的一個故事是怎樣具備娛樂性的呢?
首先是《何以為家》帶給觀眾的情感體驗,在觀眾跟隨贊恩走過120分鐘的人生歷程,體驗他生活的價值從一個極端墜入另一個極端。這種體驗是意味深長的,足以觸動觀眾情感的深處。其次是《何以為家》帶給觀眾豐富和可信的見解,電影展示了兒童身處極度貧窮中的日常,他們的生存狀態殘酷到難以置信,電影所呈現的卻如此真實。電影的娛樂性就取決于這兩點,他們在一位出色的電影創作者手中就成了雕刻思想的工具。
優秀的電影創作者雕刻的不是光影,而是思想。他們具有將思想融進光影藝術楔入觀眾心靈的能力。由于作者把一段殘酷到難以置信的故事拍成極富娛樂性的電影,通過《何以為家》精彩的詮釋,任誰都很難說服觀眾不要去相信“貧窮”這個社會問題對兒童的殘害有多么殘忍。這樣的娛樂怎么可能是有罪的!

【篇二】

海報上這個微笑的男孩,通過媒體、電視節目,求助律師,在法庭上言之鑿鑿,鐵了心要把親生父母送進監獄。

他的狀詞只有一句:“我要控告我的父母,因為他們生下了我。”

沒有人罵他不孝,沒有人罵他無情,觀眾看完哭了,哭過之后又反思,反思之后全都支持男孩的起訴。在這部電影里,我們看見了一個孩子艱難的一生。電影講述了一個你可能無法想象的真實故事,《何以為家》講了這位12歲的黎巴嫩小男孩——贊恩的故事。

《何以為家》電影

少年贊恩,“大概”12歲。說大概,是因為連父母都忘了他的具體年齡。他住在水管時常爆裂、滿地蟑螂老鼠的破房子里,聽父母為了雞毛蒜皮吵架。在該讀書的年紀,他的任務是工作:去市區販賣果汁,為街坊四鄰運送煤氣罐,在社區里擺地攤。以及,買來藥品混在一起磨成粉末,制成毒品,混進衣服里,賣往監獄。父母沒有像樣的工作,對孩子唯一的管教,就是說“滾”,以及拳打腳踢。這樣的家庭,卻有7個孩子。大一點的孩子照顧小一點的孩子,再小一點的嬰兒,就被鐵鏈鎖住腳踝,拴在地上。即便如此,贊恩的父母依舊計劃著要更多的孩子。贊恩有個妹妹,叫薩哈,從小跟隨哥哥四處打零工生活。

兄妹二人站在灑滿陽光的天臺上,相互依偎的場景,也成了電影里少有的溫馨明快的畫面之一。在11歲那年,薩哈被父母“送”給了房東,以換取低廉的房租。當薩哈被父母強行賣給商販為妻時,樓道里的拉扯和大聲爭吵,以及贊恩跟電動車后拼命追趕和呼喊的場面,讓人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他的絕望心碎。幾個月后,薩哈死了。懷孕,流產,大出血,沒有醫院敢收,死在了冰冷的夜里。這是點爆少年內心的最后一支火藥。贊恩轉身從廚房抄起一把菜刀,直奔那個害死妹妹的人渣家。過失傷人,他被判了5年。一個孩子死了,一個孩子坐牢,這個滿目瘡痍的家,無法再承受更多的悲劇。可母親來探監,卻略顯期待地告訴贊恩:“我又懷孕了,如果是個女孩,我會取名叫薩哈,上帝把你的妹妹還給你了。”贊恩站起來,冷冷地對母親說:“你太無情了。”他決定起訴父母,因為他知道,那個還未誕生的孩子,可能也會延續他的悲劇。

作為家長,電影《何以為家》給了我們這些思考多少人,還不知道生命的意義為何,就開始創造新的生命。父母沒能給這些孩子的,在這些無知的孩子變成父母后,依然無力給予。那么,作為家長,電影《何以為家》給我們的這些思考,一定要看看:

1.僅僅是給孩子生命這件事情,并不偉大

十二歲的男孩贊恩對節目主持人說:關于童年,我日后能記住的只有暴力、辱罵、毆打——鏈子、水管、皮帶打在身上的感覺。他們說過最好聽的話是:“兔崽子滾出去!”“讓開,廢物!”在家庭中,父母常常會將負面情緒強加給孩子,而孩子照單全收。你暴躁易怒,孩子也將暴躁易怒。甚至你會借著“管教孩子”為名,把自己不喜歡或是看不慣的東西發泄在孩子身上,并美其名曰“對他好”。你認為你生下了孩子,孩子就應該感謝你。但比起生下孩子之外,給孩子營造的環境和對孩子的教育更加重要。

2.生存不易,你也能給孩子最大的愛

《何以為家》中,收留贊恩的單親媽媽沒有合法身份,還是拼盡全力帶著孩子爭取生存的機會。上班時候把他藏在廁所,趁著休息的功夫偷偷去喂奶。沒錢買,就撿來別人剩下的大塊生日蛋糕給孩子慶生,也歡迎贊恩加入他們的生活。最走投無路的時候,孩子也是她的底線。流浪的贊恩,在別人的媽媽這感受到了信任與溫暖。

3.我們唯一能做的是,讓悲劇從這里終止

贊恩是悲劇家庭的受害者,可贊恩的父母,又何嘗不是呢?他們飽受中東戰亂,流離失所。他們不是不愛自己的孩子,而是在戰火紛飛的時局里,不懂如何去愛。

面對兒子的控訴,贊恩的父母淚流滿面。父親說:“我也是這樣出身,這樣長大的,我有什么錯?”母親說:“我這一生都是奴隸,你憑什么批評我?”他們麻木又殘暴的面具突然破裂了,流露出隱忍的痛苦。不去懷疑,就不會被刺痛;不去掙扎,就不會面臨生活崩塌的風險。在贊恩的視角里,父母是惡人,房東也是惡人。但其實他們都沒想作惡,他們只是按照社會教給他們的方式生活。跟贊恩11歲妹妹結婚的房東,一臉無辜地說:“我不知道她(贊恩11歲的妹妹)會因此而死,好多小姑娘都是這個年紀結婚,我后媽就是。”如果說,這個故事里全是受害者,那悲劇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誰?戰亂,贊恩的祖輩?現在追究這些已經毫無意義了。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,讓悲劇在贊恩這里終止。

幸好,贊恩沒有變成跟父母一樣的人。酗酒,制毒,成為奴隸,一直不停地生育……固定模式的重復悲劇,在贊恩這里停住了。他努力養活跟自己沒有血緣關系的弟弟尤納斯。他想要移民,離開這個地方。他在監獄里給電視節目直播打電話,控告自己的父母;甚至他還上了法庭,起訴父母,阻止父母繼續生育:“我想起訴我的父母,因為他們生了我。”

電影最后,贊恩得償所愿,他有了自己的護照照片,笑得真正像一個12歲的孩子。

迷你世界切换平台下载 专家杀六码 北京pk10官方正品网站 乌鲁木齐快餐女哪里多2016 西宁小姐服务流程 大胸美女让男子看全身 大赢家即时比分 足球比赛直播 精准三肖六码免费公开网站 天津时时走势 武汉沐足服务 快乐时时走势图开奖号码 北京pk10违法吗 一木棋牌下载 石柯